钉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钉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注册制改革你大胆往前走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4:26 阅读: 来源:钉扣机厂家

注册制改革 你大胆往前走

注册制快要来了,可是,不少人忧心忡忡,颇以为狼要来了。有的呼吁“慎重”,有的呼吁“逐步过渡”,有的干脆说,注册制“并不是不要审核”,美国的审核“其实更为严格”,等等。换句话说,还是要加上“中国特色”,否则,注册制又将“水土不服”,“酿成灾祸”。为此,笔者认为,我们还是有必要把有关股票发行制度的是是非非作一番梳理。

审批制的弊病究竟是什么?一般认为,它管得过宽,诱发了寻租利益链,等等。笔者认为,现行的发行审批制借助于“审核委员会”这样一个貌似民主和公正的机构,实际上掩护着监管部门长期不受约束地行使超级权力。委员表决制意味着上市的条件绝不限于法律法规明文规定的那几项,而是近乎无限,且可以随意变更,又不必公开说明。这就使得股票发行的当事人无所适从,发行上市变成了一场长跑和高风险事业。发审委所暗中享受的一项超级权力是,它可以调控股票的供应数量与节奏。一些人援引法国等国的审核体制来证明,这种审核并不会对市场造成重大影响。可是,中国的“国情”恰恰是:我们的股票市场是从无到有发展来的,现在正值经济迅猛增长的时期,需要发行上市的企业非常多,而发审委在中间这么一“把关”,其影响怎可小觑?在相对平静的法国市场中,发行活动一年到头也没有多少宗,二者岂可同日而语?  审核制实际上是中国股市中大多数消极现象的一个总根源。经济规模快速膨胀,而审核机构只有一个,这就必然造成发审委门庭若市。新股供应的紧缺是审核官员们刻意要造成的情势。审核官员们绝不会把审核力量扩充到要坐等企业上门的地步,他们一定会让企业排成长队来等他们。与之相适应的是大量资金长期囤积在新股市场。由于借助了国家信用的背书,股民们必然不加选择地扑向对新股的炒作。股票总量的限制以及发行节奏的可预期,鼓励了各类投机者恶炒概念股。由于“通过审核”与“未通过审核”是冰火两重天,企业一旦上市,也就高枕无忧了,就可以一边大发奖金、一边混日子了。在笔者看来,注册制改革是早就应该实施的,拖延至今日,实在已经晚得不能再晚了。  那种认为注册制并不是放弃审核的人可能说对了一半。注册制的确不是放弃审核,而是把企业主要交给投资大众来“审核”;不是对企业一辈子只审一回,而是天天“审核”、时时“审核”,人人都参与“审核”。从这个意义上说,“审核”的确比以前更严格了。就拿美国来说,企业时时刻刻受到各方面法律条文的管辖,受到各种执法与司法力量的约束,面临着各类潜在诉讼的威胁,其生存的确不像中国上市公司那样容易。可是,难道因此就可以忽视两国股票市场体制的巨大差别吗?从这种对比中,我们尤其需要看到政府如何在股票发行中适当地发挥作用。  上市的有限条件与无限条件是一个根本差别。前者是“符合若干条件就可以上市”,后者则是“即使符合所有明文规定的条件也不一定能上市”,这就剥夺了市场主体的自由。为了防止政府暗中控制发行节奏,规定“备案后若干天内如不反馈视为同意”是十分必要的。我认为,这些都是实行注册制的底线;突破了这些底线,就不能视为实行了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中心进行监管”的思路固然是必须的,但“不得人为阻碍发行节奏”也应当成为发行审查中的一项明确原则,为此,无论监管部门还是交易所,都应当配备足够数量的受理窗口和审核人员,企业随到随审,不得延误。社会各方面也有权监督这些原则的落实情况,并要有地方可以进行投诉。  应当看到,无论事前审查进行得多么严格,对于蓄意实施欺诈上市的企业来说,任何关卡都是可以突破的。由于承销商熟知审核规则,提交给注册机关的材料,绝不会轻易就被抓住把柄。因此,进行事后追究和法律严惩才是保障市场公正有序的根本措施。在股票发行中,政府的核心作用实际上在于其立法和司法职能。要撤除那些妨碍受害人正当行使权利的规定(例如不允许集体诉讼),切实建立健全法治体系。凡是能够由当事人通过自我维权加以解决的问题,政府部门不必越俎代庖,而只需把重点放在“保护维权渠道的畅通”上。监管部门的角色,其实也应当理解为司法性的。例如,在许多情形中,监管部门实际上只是处于公诉人的地位,某些监管权力也是从这个地位衍生而来的。由于中小股民有时候难以组织起来,以及出于经济性的需要,监管部门需要代表中小股民提起诉讼。此外,让市场在自由发行中达到供需平衡,甚至供过于求,才是减少违法犯罪和鼓励良性行为的好方法,这才是“四两拨千斤”的监管。  最后再来探讨一下这样一个问题:近年来的低迷行情,究竟是因为要实行注册制所引起的呢,还是因为迟迟不实行注册制而导致的?  目前的市道非常类似于2005年。当时,因为官方已经宣布要实行股权分置改革若干年了,而相应的改革措施却迟迟未能推出,市场十分低迷。后来的市况发展表明,改革落地之日,也就是行情展开之时。这样的历史经验似乎没有被吸取。目前又重复出现了一种情绪,这就是:把实行注册制视为上刀山下火海,如临大敌一般,似乎注册制一搞,股市就要崩溃了,因而非要来一番“稳妥”、“分步骤”、“输血”不可。这是令人担心的。在这种情绪之下,注册制改革很有可能无法一步到位,而变成一个妥协的、折中的、非驴非马的东西。这就好比当年的股权分置改革,不是通过短痛而换来股市的长期健康发展,而是通过短暂的欢愉而把问题留在了未来。果真如此的话,有志于长期价值投资的人士必定会失望,而一些有更多政策信息的投机分子们又将再次得逞。  笔者不同意“剩下来的改革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的说法,例子之一就是注册制改革。注册制改革实际上有百利而无一弊,它既可以使中国股市去除毒瘤,恢复健康肌体,又可以使之步入繁荣,实现长期稳定发展。通过这一改革,可以倒逼司法体制改革。股票的大量发行可以降低债务比率,去除危机隐患,还可以促进经济增长。由于股票发行长期停滞,致使经济增长率损失了多少,真不知道有没有人算过这笔账。至于有人担心的“海量发行将会淹没市场”的问题,我们只需问一句:如今饭馆可以随便开,城市就被餐厅淹没了吗?所以,这种想法纯属扛着竹竿过河—操的是余(鱼)心。

alevel培训中心

ib 补习

alevel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