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钉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紐約客閒話之西苑雅集在幹校的日子社会

发布时间:2019-09-29 19:27:30 阅读: 来源:钉扣机厂家

紐約客閒話之西苑雅集:在幹校的日子-社会

紐約客閒話之西苑雅集:在幹校的日子

要過年了,不由得回憶起我這一生中度過的那些不一樣的年。 話說那是40年前的往事了。文革革了幾年之後,又提出幹部下放政策。北大和清華被指定的幹校地址是位於江西南昌遠郊區,毗鄰鄱陽湖的“鯉魚洲”。很美的名字,但據說曾是監禁勞改犯的地方,是有名的血吸虫重災區。 這裡是圍湖造田。大堤外面就是鄱陽湖,而我們居住和幹活的那片土地卻比湖面低有兩丈許。晴日裡,我們一邊幹活一邊抬頭就能看到堤外湖上的小船裡有人光著腳坐在船邊上戲水。船在頭頂上游來游去,令人遐想。但是說不定哪天湖水一暴漲,我們北大這些來改造的人就會遭到滅頂之灾。幸好,不久周恩來總理知道這一情況,立即命令江西省委派來一萬農民工給大堤加高一米。農民很苦,住在用草架起的窩棚裡,一天要幹十四五個小時的工。他們吃飯由集體來做,但是只管飯沒有菜,只靠每人自带的一頩辣椒以佐食。我們的生活條件並不比他們好多少,不過大家也有思想準備。剛來時沒有菜,上級規定不許到外面買,所以在開始的幾個月就靠先遣隊人員種的冬瓜度日。據說冬瓜好長,一個都有200多斤。一個連(都是按軍事化編制)200多人,一個星期只能給一個大冬瓜。所以每頓飯都是大鍋清水湯,鹽管夠,可是碗裡只能見到薄薄的一兩片冬瓜。反正上至軍、工宣隊的領導,下到“戴罪立功”的下放幹部,大家都吃一樣的,沒人搞特殊,所以人人都很服氣。這大概就是國人最能接受的平均主義。 使我最不解的是,除了每天批判個人頭腦裡的資產階級思想外,還有兩個批判,讓人匪夷所思。 一個是組織理科的教師(好像還有哲學系的)批判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另一個是組織文科教師批判德國古典作曲家貝多芬。此事一經提出,全場(此處是指鯉魚洲北大農場)譁然。我不知道理科的朋友們是怎樣批判愛因斯坦的。但是我們文科的同事門,有人說,“我還沒有聽過貝多芬的音樂呢,能不能先給我們放幾段聽聽。”也有人說:“聽幾段哪夠批判的?要聽就得聽幾部老貝的著名大部頭交響樂。”有人問:“這大部頭交響樂有幾部哇?”聽到一個所謂的反動權威小聲說:“有九部。除了編號,有的還有標題。例如《英雄交響曲》《命呓豁懬》《田園交響曲》等。”工宣隊馬上制止說,不要再擴散了。對這老教授說:“你還想放毒?”大家說,不聽貝多芬的音樂怎麼批判?工宣隊說,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跑嗎?有人在後面小聲說,你沒看過《紅與黑》你怎麼批判司汤達。接著這一話題,大家就嚷嚷起來了。有的說:“不聽《天鵝湖》,怎麼批判柴柯夫斯基?”你一嘴我一句,工宣隊有點控制不住了,宣布散會,說:“大家回去再討論討論,看怎樣批最好,我們領導上也再請示一下怎麼批判。”后来一直到我們離開鯉魚洲,也沒再提這回事。據說批判愛因斯坦相對論的也沒進行下去。這種批判,大家還是挺有興趣的,可惜沒有批下去。 這年過年,先以大批判開頭,然後吃憶苦飯。就是用腐爛了的穀子,白薯葉和其他粗糧蒸的窩頭。一邊吃,軍宣隊領導一邊問:“好吃嗎?這就是過去窮人吃的飯。”大部分人說不好吃。可是也有一些人違心地說“好吃。”軍宣隊就說:“好,那今晚大家吃餃子時你就別吃了。你就吃這個窩頭就好了。”此人一向假積極,這回卻自食苦果。然後領導宣布:“過年了,大家吃餃子嘍!”于是,大家大快栴U。因為都已三月不知肉味了。 吃完了這頓,明天照樣下地幹活,照樣開鬥爭會,照樣批判資產階級思想……

360金融

在线英语网站

运营商大数据获客平台

大数据营销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