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钉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8:25 阅读: 来源:钉扣机厂家

“起来做什么?”岑慕颇担心她摔倒,由身后托住她的腰。

明明是扶住她的动作,蓝敏歆却感,他是在借此靠近自己。

不由疏离地将身躯往前挪了挪,“我可以的!躺了这么久,也该活动下!”

岑慕颇轻笑不语。

蓝敏歆望着他,忽然想到,她好似与他说过,她这里有他想要的一件东西。可是这半个月来,他只字未提。

那东西确实在她手里,只不过她不想给他。那日她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迫于形式,出于无奈。

“我想出去走走!”蓝敏歆望着帐外晴好的天气。

“那,朕扶你去!”

此时的他,难得的温柔,温柔到,她都要将三年前的血腥杀戮和三年的囚禁生活全数忘了。

营帐外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配着一碧如洗湛蓝的天空,纵是心情再沉闷,也瞬间转好。

岑慕颇今日一身紫色锦袍,腰间玉钩锦带,倒是显得肆意潇洒,风度儒雅翩翩。

身旁的太监见他要出去,忙跟随左右。

岑慕颇不悦地朝这不识相的太监瞪去,那太监立即明白自己逾越,乖乖留在了原地。

蓝敏歆见之嗤笑起:“陛下出行,身边不带一个随侍,不怕我中途起心行刺你!”

虽是玩笑,却有一半是她的真心话。

有好几回,她都将尤寅给她的麒麟匕首握在了掌心,却没勇气下手。

有时半夜醒来,他就躺在她身旁,她望着他均匀起伏的胸膛,匕首的尖刃都已触及到了他胸前的衣襟,却被他无意间的一个翻身扫落一旁。

她吓出一身冷汗,忙将匕首拾起藏于枕下,见他仍闭着眼,适才松口气。

这一来,她已安稳了几日。

此回,她不知还有没有机会下手。

袖中的匕首逸出冰凉的触感,让她一颗心弦绷得紧紧。

她有意将他引至无人注意的地方,这样才更容易下手。终于,她将他带离士卒的巡防区。

她望望四处,不时蹲下身,抚起脚下的野花。

他见她瞧得认真,干脆替她折了下。

当他折了花后要起身时,她手中匕首冷不防地刺去。

耳边劲风闪过,他察觉有异,忙闪身避过,却已晚,匕首从他胸前划过,将他衣袍带子割断。

衣门敞开,锋利的刀刃,划破他心膛,可见一抹清晰的鲜红。

岑慕颇俊眉蹙起,扬手一掌,将她挥至一旁。

这一掌,他虽没用尽力,但对她也是极重。

掌风将她梳好的发髻打落,长发凌乱的倾泻于肩,她伏在那里,俏脸苍白,嘴角处挂着缕鲜血。

望他的眼神,多了份嘲讽,这比刺杀他更让他愤怒。

这半月来的顺从,皆是她装出来的。他原本以为,她那日趁他熟睡间想行刺未果,会自觉放弃的,没想到,她还是于心不死。

“杀了我!”只听她带血的唇瓣翕开道。

他是想杀了她,可是杀了她,他就能一了百了么!答案是,不能。

他以为不见她,时日久了便能忘记,可是三年了,她夜夜在他梦里。

他以为让尤寅带走她,便会让自己死了心,可当他听说,她要成为尤寅的侧妃时,心却是那么的不甘……

岑慕颇额上青筋迸起,眼里除了怒不可抑,还渐渐渗出惊痛。

他朝她步来,一把掐住她细弱的颈子,不由自主地收拢。

她透不过气,脸上却仍在笑,而且笑意在一分分加深。

他终是觉得让她就这么死了,实在太便宜了她,她该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倏然间他放开她,冲着她那苍白无血的唇瓣狠狠吻了起。

她摇着头拼命闪躲,继而咬他,抓他,却不能让他放手。

他沿着她的脖颈一路往下,她只觉颈间一凉,衣袍已被他整个扯开。

她惶恐地望着他,双手抱怀,半坐在地,步步倒退。如瀑般的墨发凌乱的如同翻转的涡云。 “朕忽然想到,有一种惩罚,或许比死更可怕!”

岑慕颇说时,倾身而上。

没有前戏,只有说不尽的穿心之痛,她徘徊在生死和愉悦的高峰里,随着他不带丝毫温柔的动作,两行清泪簌簌滑落,接着一抹耀眼的鲜红顺着腿根流下。

岑慕颇一怔,忙停止动作,望着那抹鲜红若有所思。

蓝敏歆趁他走神间,拾起地上的匕首,颤着手冲他刺去,却被他扬手打落一旁,继而颈间一酸,她瞬间晕死过去。

蓝敏歆醒来时,见自己衣衫完整地躺在营帐里。

她望着陌生的地方,知道这并不是岑慕颇的营帐,这帐里的摆饰极为常见。

下体的不适提醒她,她的清白已被毁。纤指揪紧着床单,眸里有着滔天的恨意。

宫女见她醒了,忙将药递上。

蓝敏歆瞅着这碗黑黝黝的汤药,冷笑起:“他到是想得周到,也省得我再费心思!”

说时端起碗,昴头喝下。

那宫女见她喝了干净,取了空碗出去复命。

“药喝了么?”岑慕颇立在帐外。

“回陛下,已喝下!”宫女将手中的空碗呈上。

岑慕颇瞥了眼碗,心里极不舒服,挥手示意宫女退下。

营帐内点着烛火,闪跃的烛光映着蓝敏歆失血的脸颊,一点点投在帐布上。

岑慕颇望着她的身影,神情流露出心痛。

就在这时,营里闪出几道黑影,接着有人前来报,“陛下,有人偷袭!”

岑慕颇望了眼蓝敏歆,继而跟着那人离去。

待岑慕颇一走,一道黑影迅即钻入营帐内。

“岚玥!”尤寅摘下面罩。

蓝敏歆将混沌溃散的视线汇聚,好一会才瞧清尤寅。

“殿下!”蓝敏歆颤着声冲他唤道。

尤寅见她面色苍白,料知她是哪里不舒服,可时间紧迫,又来不及多问,只攥着她的一只手腕道:“岑慕颇已被引开,我们快走!”

蓝敏歆知他是来救自己的,颔首点头,忍着下体的不适,跟着他逃出营帐。

待岑慕颇回来时,发现蓝敏歆人已不在,知自己上了尤寅的调虎离山之计,不由拳头紧握。

这一路上,蓝敏歆都沉默少语。

尤寅知她受了委屈,安慰她道:“对不起,是我来晚了!这些日子,让你受了委屈!”

蓝敏歆木然地望着他,愣愣地摇头。

她似乎已失了言语表达能力。

见她一脸疲态,手臂圈过她的细腰,让她靠在自己肩头:“睡会吧!一会到了,我再叫你!”

蓝敏歆乖巧地点头,居然一阖眼就睡着。

---- 作者寄语:好吧,今天到此,明天有事,若晚上回来早就更,回来晚,后来补上!感谢各位的默默支持。大家都希望女主与尤寅在一起,不知要不要跟着大家的思路去呢?嘿嘿!

氧化剂福建危险品进口清关操作方法

吉林吊装式喷浆机组生产厂家

安徽馒头管D形管生产厂家特殊规格选购

扫路车报价厂家直销程力报价

双面凹槽管不锈钢凹槽管凹槽管厂家

正宗新鲜铁皮石斛安徽霍山铁皮石斛鲜条新鲜石斛要去皮吗

施工图孝感CPVC电力管有219口径吗

陕西全自动沙子装袋机灌装机

厢式冻肉车价格供应报价

环氧树脂自流坪地面厂家肇庆环氧树脂自流坪厂家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