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钉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丽花死亡之谜-【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22:38 阅读: 来源:钉扣机厂家

雅子死了。赤裸而苍白的身体恬睡在厚厚的雪坪上,看上去那么浑然一体,矜持而饱满的神秘黑森林成为继浓抹的大红色嘴唇之后,第二显眼的颜色了,当然还有那支紧含在红唇之间的血红色玫瑰。

晴子吃完午饭,匆匆打声招呼便出门了。星期天也如此拼命,山吉不免感慨当今漫画行业的病态。

山吉和晴子结婚已经三年。婚后的生活十分平常,几乎不再有突如其来的惊喜,也没有刻意制造的浪漫,面红耳赤的争吵更是一次都没有。倒不是对现今的生活有何不满,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享受。但看到自己用心给某视觉小说作曲的评论底下,却时常出现类似“中村老师的音乐似乎没有了之前的灵性啊,还是喜欢《春之物语》里那种情感既含蓄又汹涌的曲风。”这样的感想时,偶尔也会质疑自己。

以前他很少在意别人的评论,因为他的作品里融入了很多自己的理解与情感,相比起同期同行,有着强烈的自信。如今开始在意,是潜意识中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退步。这种退步并非技术层面,而是灵感的源泉。改编曲调复制自己以前的灵感并不是不能保持产出相近水平的作品,只不过这样不会令自己满意,正如同没有作家想永远写同一个故事。

山吉开始怀疑是否和现在过于平静的生活与心境有所关联。回想起自己最著名的曲子的创作灵感,那是他最失意的时候,作品得不到认可,喜欢的人就在身边,似乎触手可及,却没有勇气打破那层心之壁。在这样的状态下,创造出了最广受好评的作品。当时他的感情是那样澎拜。

如何才能收获非同一般的心境?他抿着红茶苦苦思索。文艺作品大多是再创作,又绝大部分是空中楼阁。似乎只有自己亲身经历和体验才能滋生出强烈的情感。

看了下时间,刚好一点钟。今天是星期天,新井同学还有半个小时就会过来学习钢琴。

两个月前,受朋友之托,每逢星期天下午都会花一点时间指导一位高中生学钢琴。原本山吉对教学是不感兴趣的,也没有太多闲时,碍于对象是挚友的侄女,且态度十分诚恳,才勉强收下了他音乐生涯中的第一位学生。第一天辅导后,他就彻底喜欢上了这位学生,不仅悟性高,也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少女。从挚友口中得知,家人对她的期望都很高。

想到新井同学,山吉又忆起了上周令他感到困扰的事,那天她练习的曲子是克莱斯勒的《爱的忧伤》,在演奏即将结束的时候,新井同学突然说:

“中村老师,以后您可以叫我雅子吗?”

十七岁,美好的年纪,日益成熟的曲线中还保留着一丝没有褪去的青涩,像极了那颗诱人的毒苹果。

山吉闭目聆听着雅子的弹奏,他刻意闭着眼睛,并非为了找到旋律中的不足,而是不敢把目光留在她的身上,那里有着太多的诱惑。

流畅的曲调变得生涩,轻快跳动的音符一遍遍的在同一个位置戛然而止,仿佛遇上了无法逾越的天堑,山吉皱眉。

“中村老师,这里我总是弹不好,能为我做个示范吗?”雅子眼中带着哀求。

山吉无法拒绝,坐在雅子让出来的座位上,位置上还留着雅子的余温,令山吉有些沉醉。

“中村老师?”

“是这里吗?”,山吉指着五线谱掩饰着自己的失态,琴键在指尖飞舞,曲子弥漫在房间之中。

山吉弹奏了一小段就停了下来,掌声立刻在身后响起,一回头就遇上了雅子满是崇拜的目光。他立即转回头,盯着五线谱,不敢和那双眼睛对视。

”我能再试一遍么?中村老师。“

”嗯“,山吉应了一声,就要起身让开,背上传来的柔软让他动弹不得。

雅子直接靠了上来,身体紧贴着山吉紧实的后背,右手越过山吉的肩膀落在了琴键上。

雅子的长发若有若无的撩动着山吉的脸颊,他能闻到发丝上穿来的花香。

雅子弹奏起来,没有了原先的磕绊,曲子变得活泼充满了生命力。

山吉却只听得见耳边雅子淡淡的呼吸声。

“中村老师”,雅子轻轻呼唤着。

山吉扭过头,与雅子对视着,曲子停下,却有别的弥漫在期间。

雅子的目光变得迷离,呼吸也变得沉重,山吉的目光移向了雅子诱人的双唇。

距离在不断拉近着。

“我回来了”,晴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两人迅速分开。

“唉呀,新井小姐也在呀,留下吃顿便饭吧,晚上有我拿手的咖喱饭哟”,晴子热情的招呼雅子,晃动着手上的一袋蔬菜。

“啊,不,不,不用了……那个,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非常感谢中村老师的指导,很期待下一堂课。”

雅子匆忙告辞,令本来并不在意的晴子回想起刚进门时房间里的场景。

虽然什么也没看见,但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晴子猜测着,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准得可怕。

当夜,山吉来了灵感,写下了一首令自己满意的曲子。

“晴子”,山吉迫不及待想与人分享自己的新作。

“来了”,晴子刚刚洗完澡,用毛巾擦着头发,来到山吉身边。

“什么味道?”,山吉闻到了熟悉的香味。

“新的洗发水吧,雅子推荐的,说是大丽花的香味”,晴子捧着一缕头发闻着,“很香……啊”

晴子话没说完就被山吉抱起,大步进了卧室。

山吉疯狂的索取着,抚摸着晴子的裸体,却想起了钢琴前那穿着校服的背影。

激烈之后,疲惫地山吉很快就陷入沉睡。

晴子怜爱的抚摸着山吉的脸庞,忍不住亲了山吉的嘴唇。

唇分之后,晴子满意的偷笑着,像只偷鸡的狐狸。

“雅子”,山吉发出一声呓语。

12345678下一页

长春失眠医院

哪家医院治甲状腺结节好

三亚治早泄医院哪家好

安顺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