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钉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救助一线多少辛酸与感动

发布时间:2020-10-13 11:39:42 阅读: 来源:钉扣机厂家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合肥市救助站,每天人来人往,流浪乞讨人员需要救助,走失人员等着回家。这些难题要救助人员一个个去圆满“解答”。救助工作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既要雪中送炭,还要大海捞针。郑军已在合肥市救助站工作长达14年之久,救助过多少人他自己都不记得,或者说多得数不过来。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在面对任何难题面前都多了一份淡定,也更加让他意识到这份工作的重要性。

目前,郑军的主要工作就是核查无名氏信息。“当无名氏说出了一个地址,但却不是很明确时,我们就要试送。”试送有成功也有失败的,但是这中间的过程都是艰辛的。“天气恶劣,救助者突然发病,这些不可测的情况都可能发生。但是我们没有选择。”郑军说,他们的目标就是尽快帮助走失人员找到家,与家人团聚。

虽然工作辛苦,但是这些等着回家、等着救助的人何尝不让人心酸呢!郑军表示,“走失的人员大多数存在一定的精神障碍,流浪乞讨人员也是被生活所逼,各有各的苦。”每天接触不同的被救助者,郑军总能记住他们中一些人,记住他们的救助经历。

2013年10月,还没有搬迁的合肥市救助站来了一位自称古四妹的有着疑似精神障碍的女人。当郑军及其他救助人员询问她的家庭住址时,她说是广西南宁华侨村。有了这样的线索后,郑军赶忙与广西救助站联系,经过核查,对方告知并没有华侨村,只有华侨路。“于是我们顺着华侨路查下去,结果根本就没有古四妹这个人。”

之后,通过对其进行人脸比对和DNA采集仍没有查到。于是,古四妹就安置到了福利院。这中间,郑军他们一旦从古四妹那里获得什么信息,便赶忙联系广西救助站。以至于,广西那边救助站一旦接到合肥救助站的电话,就知道是询问古四妹的。到了2015年,古四妹来了已有2年了。按照规定,要给满2年的走失人员上户口。于是在全国范围内重新做人脸比对并采集了DNA样本,结果发现古四妹居然是舒城人。“按照她给出的广西这一线索,之前的人脸比对是在广西范围内,所以才一直没有找到。”经过核查之后,发现古四妹确实是广西人,只不过早已嫁到了舒城。因病走失后,家人一直在寻找。

“像这样因为精神疾病走失的人还真不少,我们每天都要从他们那‘套取’有用信息,以便帮助他们找到家。现实情况是,经常兜兜转转才能找到或者就是找不到。”郑军表示,到古四妹被找到,她已经在救助站住了4年,算是这里的“常客”了。“在这里住了好几年才找到家人的还真不少。”

从事救助工作,出差也是家常便饭。“随着城市的发展,合肥市流动人口增加,这也就意味着无名氏增加的可能性。”郑军介绍道,虽然目前的救助主要以省内为主,但还是有不少外地走失人口,最远的是乌鲁木齐的。“为了护送他回家,出了一趟7天的差。”这样的差事几乎每年都有。赶上春运买不到坐票了,便只能站着。当火车开到了兰州时,气温明显低了好多。前一天晚上还能在座位底下铺张报纸凑合着睡一晚,第二天晚上就只能站着倚靠什么眯会了。

有的走失人员家在贵州,护送他们回家没有直达的火车,便只能先坐火车,再转汽车。“不管距离多远,我们都会将他们成功护送到家。”

救助流浪乞讨人员或者帮助走失人员回家过程中,郑军发现每一个人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当看到相依为命的姐弟因为他们的努力又能再相见的那一刻,郑军很是感动。“走失的他们何尝不需要家人的关怀,能够帮助他们,让他们与家人团聚,我觉得很有成就感。”

据介绍,合肥市救助站每年大概有5000人次接受救助。“在救助一线工作的员工真的很辛苦。”在合肥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韩翌冰看来,救助管理工作风险高、责任大、压力大。高风险就是在救助过程中有可能染上传染病。责任大就是要对救助者负责人,保证其安全。压力大则是因为社会关注度高,无处遁形。“干一段时间,我们都要接受心理疏导了。”虽然这是他们的一句玩笑话,但是也反映了这份工作的不易之处。

幸福是奋斗来的。在郑军看来,为流浪乞讨人员提供救助就是他的本职工作,干好工作是他的义务,也是他对社会的一点点贡献。他只希望,走失的人员都能找到回家的路,流浪乞讨人员都能得到合理的安置。(记者 檀美玲)

山西工业设计

苏州产品设计

通化产品设计

阜阳工业设计